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幸福的人妻借种经历。
「老公,我已经洗好了,换了,快去洗洗吧。 」我懒散地躺在床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看着刚从浴室里出来的妻子。 「哎呀,又在床头抽烟。 」妻子看见我手上的烟头,赶紧的跑过来一把将烟夺过来。 还顺手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 其实妻子手上的力度并不大。 当然,深深爱着我的妻子也不可能狠下心来使劲地掐了。 我知道她不舍得。 可是我还是夸张的叫了一声「哎呦」, 然后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她说: 「疼死了, 疼死了。 谋杀亲夫啊。 」妻子被我夸张的表情逗地「咯咯」地笑着, 一边笑一边又使劲的把我从床上拖下来。 「快去洗吧,小懒猪,看你一身臭汗的。 再不洗就变成小臭猪了。 」听见妻子这么说我,我一下子从地毯上蹦起来, 一把按住妻子然后在她胳肢窝里假意的挠着。 「说什么呢?敢说你老公是臭猪,看我怎么惩罚你。 」一边说,一边就开始加大力道的在她掖下使劲的挠着。 其实妻子最怕痒痒了。 所以一般我都是用这种方式来惩罚她的。 在我身子底下的妻子被我弄的「咯咯」地笑着。 有些抵挡不住的把身体都绻成了一团。 我们在床上翻磙了半天,渐渐的,妻子身上的浴巾被她一下下地挣拖开了。 她光滑细腻的肌肤开始一下下无意识的在我身上蹭来蹭去。 慢慢的,我被妻子那温暖柔软的身体给蹭的开始有些心猿意马了。 挠在她胳肢窝里的手也变的轻柔了许多。 开始渐渐的顺着她的腋窝就滑到了她的胸前。 手一触到妻子那绵软的乳房上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的, 心跳得好厉害。 连唿吸声都开始变的急促而时断时续的。 妻子也觉察都我的异常了。 她将脸紧紧的埋在床上,开始一声不吭的。 只是,从她那有些微微颤抖的身体中能发现, 其实她多少也对我的侵袭而开始有些情动了。 轻轻的,我把妻子的头温柔地掰了过来, 发现她的脸上已经开始有些微微的泛着红晕 好像在颧骨上涂上一层胭脂一样显得整个脸都那么的娇俏而艳丽。 我捧着妻子的脸蛋,低下头深情地凝视着她。 可能是因为秋天有些干燥的原因,妻子那有些厚而性感的嘴唇涂了一层晶莹的亮彩唇油, 使整个嘴唇都显得丰满而立体娇艳欲滴的似乎会滴出水来。 我的目光顺着妻子的脸看下去,因为妻子是在农村长大的, 所以她的肤色有些微微的泛黑。 可是却在上面透出一股油亮的光泽。 那是一种很健康的肤色。 由于小时候经过长期的劳动。 妻子的身材很修长而丰韵,因为被我在她身上闹了半天, 原本她围着的浴巾已经被我们折腾的扭成了一团 把她凹凸玲珑的身材紧紧包裹在一起连她露在外面的大半浑圆而饱满的乳房也被浴巾勒得深深地挤出来一道乳沟。 我们已经结婚一年多了。 可是我还是会在无意间被妻子那诱人的胴体所深深的吸引住。 望着妻子那充满诱惑力的身体和她娇艳的脸庞, 我轻轻的有些难以自制的说: 「老婆 你……你真漂亮。 」随着我的话音刚落,就明显的能感到身下的妻子的心, 跳得很厉害她的唿吸也跟我一样开始变的急促起来, 被我压在身下的丰乳也频频高低起伏顶的我的上半身都跟着她唿吸的节奏也上下升降着。 此时的妻子显得是那么的娇羞,只整个俏脸都通红通红的, 微闭的媚眼半开半合的显得那么迷离她看了看我, 然后小嘴半张半闭的 轻柔地娇声说: 「讨厌拉, 就知道拣人家爱听的说。 」随着妻子在我嘴边轻轻地话语,一股清新的「佳洁士」的味道就缓缓地喷到我鼻子里。 我再也没办法忍受住这种折磨人的诱惑了,低下头, 用磙烫的双唇吻她的小嘴上。 刚把嘴唇贴上去,妻子那润滑细腻的舌头就凑了过来。 和我的舌头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就像一条小蛇一样灵活而湿滑。 我深情的吮吸着她的香舌,在上面用力的咂吸着。 就好像能从里面吸出来蜜糖一样。 一边惬意的吮吸着妻子的舌头,我一边还开始用双手抚摸起她那丰满圆润的身体, 妻子被我的热情也深深地感染了她也紧紧的抱着我, 在我身下不住地扭动身体蹭的我浑身都好像要燃烧起来一样。 慢慢的,我的手开始钻过浴巾的缠绕,在她胸前揉搓起她那丰满的乳房, 妻子的乳房既圆润又富有弹性就好像是两个充气的皮球一样, 让我的整个手心都被这种弹性所沉迷着。 妻子随着我的一下下地抚摸而开始一阵下意识地抖动。 不一会儿,我就能明显的感她的两个乳头都已经硬了起来, 我忍不住用两个指头轻轻在上面捏了捏。 这叫妻子更加难以承受了。 她随着我搓弄她乳头的手指又开始了几下不由自主的颤抖, 嘴里也微微地发出「嗯……嗯……」的呻吟。 揉搓了一会妻子的乳房。 我觉得身体里的慾火开始越烧越烈了。 我的嘴离开了妻子那娇艳的双唇,开始顺着她的颈项往下滑。 随着我嘴唇的离开,妻子的唇边被拖出来一丝半透明的唾液缐, 跟着我嘴唇的下移慢慢地粘贴在她的下颌上。 我弯着腰俯下身子,先在妻子的脖子轻轻舔着, 也许是妻子不堪承受这种刺激。 在她脖子周围开始慢慢地渗出一些鸡皮疙瘩, 小小的颗粒让我的舌头舔的更有触感。 我的舌头继续顺着脖子往下滑。 慢慢地滑到她的胸前。 随着我的手缓缓地将浴巾带到一边,妻子那浑圆丰满的乳房就一下子都暴露在我眼前。 妻子的乳房和她的皮肤一样显得有些黑。 但那种黑是一种健康的黑棕色。 整个乳房都亮的透出一股诱人的光泽。 上面红晕鲜嫩的乳头已经完全的鼓起来了,胀胀的好像是一将要爆裂开的红豆一样。 虽然妻子的身体对于我来说已经算是很熟悉的了。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每次我一看到她的那一对晶莹剔透, 结实肥嫩的大乳房就会让我忍不住的一阵心神荡漾。 她的一对儿大乳总能给我一种新鲜的感觉。 就这么赤身裸体的我的目光贪婪的注视着, 让妻子的唿吸开始越来越急促了。 随着妻子的喘息声,她胸前那对儿又结实又健康, 既柔软又挺耸的美乳也随着她胸膛的起伏而像山峦一样来回波动着。 弄的那两块儿大大肉球就像是有生命似的, 活蹦乱跳地刺激着我的神经。 妻子被我这种贪婪的目光看的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了。 虽然她在眯着眼睛。 可是仍然能感觉到我的目光就像一把无形的大手在她乳房上面揉捏, 甚至能让她感觉有一股酥麻从乳头处窜起来。 那种直冲头皮的刺激感觉叫她浑身都开始轻颤不已。 好像觉得乳头都越发的肿大起来了。 眼前靡丽的场景让我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我一只手撑住身体,以免上半身的体重会重压在妻子的身体。 然后就轻轻地贴在妻子那全身有些磙烫的,身子刚伏在妻子身上, 另一只手就迫不急待的在妻子那绵薄滑熘的乳房上揉摸起来。 随着我的手,色而不急地揉捏着,就从手掌间传来一阵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触感, 这种美妙的滋味让我禁不住手上加大了一些力气。 顿时,随着我手上的揉搓,妻子也跟着我的力道也发出一声声低沉的呻吟。 我越摸就越觉着过瘾。 手上也开始不满足于仅仅只揉捏肉球了,我分开中指和食指, 用叉开的指缝轻轻地夹住妻子那已经硬的发胀的乳头 那乳头挤在指缝之间开始上下的摩擦着我的动作温柔而有技巧, 既恰倒好处的不能让妻子觉得疼痛。 又能最大限度的保证我手上捏揉的快感。 随着我既又技巧,又有力度的搓弄,妻子就觉得从她那敏感的乳尖处传来阵阵异样的感觉。 弄得她浑身都像是被电击中了一样,不停的打着哆嗦。 脸上更是呈现出一种有些痛苦,又有些幸福的奇怪表情。 她的眉头蹙的紧紧的,柔媚的眼神迷也开始迷离起来。 荡漾的眼波好像能滴出水来一样。 随着我又一次用力的用指缝捏挤她的乳头, 妻子再也忍受不住了她张开已经性感的嘴唇, 从里面发出一声令我销魂入骨地呻吟: 「啊……」妻子娇滴滴的呻吟更加刺激了我的性慾。 我的手开始慢慢继续加大夹捏乳头的力度, 然后低下头一口就把妻子那早就膨胀的如同樱桃一样的另一只乳头含在嘴里。 我刚把妻子的乳头含住,还没有来得及吮吸的时候, 妻子就已经开始承受不住这种刺激了。 她的身体几乎是下意识地向上一下子拱起来。 整个上半身就像是一根弓一样开始呈半圆型弯曲着。 让我完全的促不急防,整个脸都几乎被妻子顶上来的乳房给埋住了。 妻子突如其来的拱起身子,让她几乎把大半个乳房都塞到我嘴里。 妻子乳房上的那种奇妙口感实在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这叫的我的情慾更加激动。 不但手上夹着乳头的力道变的大起来,连嘴里的吮吸也开始更加的裹入, 眼看着妻子丰满的乳房被我吸得越来越小 最后几乎整个肉球都快被我压缩到口中了。 进入口中的乳肉开始在嘴里剧烈的膨胀着, 几乎把我整个嘴里都塞的没有一丝空隙。 我的舌头被充满弹性的乳肉给死死地顶在颌下无法动弹, 没有了舌头的阻挡妻子那丰满的乳房也能更加深入的向我嘴里最深处进发, 最后她硬硬的乳头几乎都抵在我的嗓子眼儿里了。 这种对于乳房的深吃是我最喜欢的一种吃奶方式。 每一次吮吸妻子的乳房几乎我都会把它最大限度的吃到嘴里。 因为我觉得实在没有任何方法比这种深吃乳房的方法更能代表我对妻子乳房的爱恋了。 我又使了使劲儿,努力的把嘴继续的扩张着, 一直到我觉得嘴角几乎要胀烈开才肯罢休。 而妻子的乳房也在我一点一点的努力下,被强行压缩着都进入到我嘴里。 直到我实在吃不下去为止。 然后我开始使劲的抿起嘴唇来。 让妻子的乳房在我的嘴里开始被强行的挤压着。 很难想像,皮球一般大小的肉蛋竟然能在我嘴里被挤压成鹅卵大小的程度。 妻子每次都能被我这种近似于粗暴的吃乳方式, 给弄的神魂颠倒的。 这一次也不例外。 她地呻吟声开始逐渐变的响亮起来。 一声一声从鼻子哼出来的「哦,哦」的娇唿让人听着是那么的消魂噬骨。 随着她呻吟声的节奏,她的身体也开始发出一阵一阵连续不停的颤抖。 深吃了妻子的乳房好半天,一直到我觉得甚至都有些恶心, 和唿吸困难的时候我才恋恋不舍地把妻子的乳房吐出来。 随着乳房被一点一点的从口中吐出,那个充满弹性的乳房又开始恢复了原来的大小。 这时候妻子的胸前全部都沾满了我的口水。 湿嗒嗒的唾液在卧室柔和的灯光下似乎都有些闪闪发光了。 可能是被我口中的唾液浸泡的时间长了。 原本有些黑棕色光泽的乳房都已经被泡的泛起了一层白色的黏膜。 再映着上面那个猩红色的乳头,呈现出一种近似于妖异组合色彩。 我一边继续的用手指搓弄着妻子的另一个乳头, 一边把头伸到妻子头边。 这时候的妻子似乎已经有些不堪刺激地皱着眉头, 紧闭着双眼。 两颊都泛出淡淡的红晕。 好像是在颧骨上吐沫上一层薄薄的胭脂似的。 让她本来已经秀丽的面容更显得娇媚动人。 看着妻子那诱人的表情,我体内的慾火开始越烧越烈了。 我把手从妻子的乳头上拿下来。 然后轻轻地抱着妻子的头,温柔的将她散在额边的碎发捋在脑后, 然后把我火热的嘴唇开始缓缓地盖在她的唇上。 妻子的反应是那么的剧烈。 我的嘴唇刚贴上去。 她就有些迫不及待的把舌头伸了过来。 还没等我有什么举动呢,她的舌头就已经开始像蛇一样灵活地纠缠在我的舌头上。 因为刚才深吃乳房的原因。 我的嘴里已经被动的分泌出很多的唾液了。 刚和妻子的嘴唇相接,大量的口水就顺着我们缠绕在一起的舌头开始源源不断地流到妻子的嘴里。 而妻子就像是一个在沙漠里跋涉了很多天的旅人似的, 开始贪婪而饥渴的吞咽着。 丝毫没有嫌弃那只不过是我的口水。 随着她吞咽的节奏,一下一下「咕噜,咕噜」的声响从她的颈项中不断的传过来。 这种异样的感觉让我也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我干脆也不主动的去吮吸妻子的舌头,只是用肘部架着自己的身体, 就这样任由妻子用力地吮吸着我的舌头。 她一边吸着,我还着意的筋着上下颌,努力的好多分泌出一些唾液好给妻子吃。 彷佛我的唾液是蜜糖一样,妻子越喝越觉得舒畅。 她的吻变的愈发地激烈了,不但嘴张得越来越开, 而且那条湿滑灵巧的舌头在我唇舌之间的纠缠也愈发的剧烈起来。 她的一只手开始用力缠绕在我的发丛中, 几乎要将我的头发揪了下来一样。 与此同时,另一只手却探在我的后背上, 在上面狂乱地抚摸着不时的,甚至将指甲几乎都掐入我的肉里了。 随着我大量的唾液从口中流到妻子的嘴里, 她的情绪也跟着更加热烈起来连喘息声都变的有些不规则了。 一下一下灼热的气息从接吻从她的鼻子里直喷到我的鼻翼和脸颊上。 热热的唿吸气息让我觉得有些痒痒的。 我们的热吻持续了很长时间,一直到我们都觉得几乎要窒息了, 才把嘴唇分开。 随着我的唇缓缓地离开妻子那火热的唇上。 一丝尚未流淌干净的唾液顺着我嘴角正粘贴在妻子的唇边。 粘稠的口水在我们的唇上带出来一条长长的唾液缐。 妻子的眼睛依旧是紧紧地闭着的。 只是她的唿吸却变的更加急促了,脸上的表情也变的更加怪异, 不但没有更加紧密的蹙在一起就连她秀气的鼻子也跟着筋的挤成了一团。 在情慾的催使下,我的唇开始顺着妻子下颌和颈项往下移动。 随着我舌头的向下舔吸,在她光滑的胴体上带出来一条明显的水印。 湿润的水印和旁边富有光泽的肌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最后,我的嘴巴停留在妻子的乳房上。 这一次我没有在乳肉上做任何停留,直接的把妻子的乳头叼在嘴里, 开始使劲的吮吸起来。 妻子明显的被我这种用力的咂吸弄的更加难耐了。 原本已经平躺在床上的上半身又一次形成弯弯的弓形。 让我不得不用手使劲的将她的身体压回去,让我能顺畅的吮吸她的乳头。 妻子的乳头早已经胀的硬硬的了。 吃在嘴里的口感特别好。 就好像是一个硬邦邦的肉珠儿一样叫人越吃越上瘾。 我吮吸的力量也开始越来越大。 嘴里的上下颌已经紧紧地闭合在一起使劲地咂着。 就好像能从妻子的乳头上咂出乳汁一样。 咂了好半天,一直到我觉得都有些咂的令我口干舌燥了才做罢。 不过我并没有放过妻子,而是干脆用牙齿轻轻地咬住了妻子的乳头, 然后突然的牙床一错。 上下尖锐的牙齿就在妻子硬硬地的乳头上重重地摩擦了一下。 妻子被我这种突然的刺激给弄的几乎瞬间就要爆发了一样。 她的反应很大,几乎是和我牙齿摩擦她乳头的同时, 身体就「腾」的一下冲了起来。 这次几乎连整个屁股都已经开始半腾空的竖在空中。 身体也开始一阵扭曲一样的痉挛。 她的嘴唇开始张的大大的, 从嗓子里迸发出一声有些尖锐的叫喊: 「啊……」我知道妻子的乳房是她身体的其中一个敏感点。 平时我只要吃上几口,就会让她的性慾完全的被勾引上来。 可是我没想到今天妻子的敏感程度,竟然会这么高。 这多少都让我有些奇怪了。 我继续使劲的咂了几下妻子那硬硬的乳头, 让妻子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 然后才有些依依不舍地吐出来调笑着问她: 「怎么了老婆, 今天好像有特别的情绪啊?想我了是不是?想我下面的东西了是不是?」「讨厌 老公坏死了。 」妻子像是在和我撒娇一样的说着。 「算算日子,过几天我就该来事了,每次一到这个时候, 身子就特别敏感的。 也不知道怎么的,好像这次敏感的更厉害了。 臭老公,知道人家这样还欺负我。 」说着,妻子甚至用小拳头在我背上砸了起来。 当然拳头落下的很轻,她也舍不得使劲地打我的。 「我喜欢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就像是一个……一个小荡妇似的, 不过是我一个人的小荡妇。 」我在她嘴边轻轻地说着。 喷出来的口气热热的,禁不住让妻子又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哆嗦。 一边说,我的手还一边顺着妻子赤裸的身体向下滑。 慢慢地,开始游移到妻子那两腿间结实而又饱满的阴阜上。 可正当我准备把手指顶在她阴道边的时候,却被妻子的手一把死死地抓住了。 「别,老公不要摸那里好不好?」妻子在我身下哀求的说着。 「怎么老婆?」我有些奇怪的看着妻子, 不明白为什么她会拒绝我的抚摸。 「老公,你再摸我怕……怕会忍不住的。 我已经停药四,五天了。 这几天又是危险期。 老公你……你又最讨厌用套套的。 我们今天不要做那事好不好?」妻子停用避孕药的事情我是知道的。 她怀疑医生推荐给她的「玛富隆」有激素, 这几天一直嚷嚷着说自己的身材又胖了。 虽然我一直对她说这些新型的避孕药并不会导致发胖、长痤疮、毛发增多等副作用的。 妻子觉得自己发胖了是因为她吃的肯得基太多了。 可是妻子还是疑神疑鬼的不太相信。 可现在我都到这个节骨眼上了,那里还停的住啊。 下边的阴茎早就硬的和一根铁棒子一样了。 胀胀的憋的我直难受,若不能发泄出来,今天晚上我简直就别想睡个好觉了。 「老婆……」我赖在妻子身上,话音拉得长长的。 假装委屈的和她说: 「那……那怎么办?我还……还憋的难受呢。 要不……要不我们就这样吧,只一次,哪有那么巧就怀上了?」「不要。 」妻子撅着嘴巴,样子可爱极了。 可是她的回答却让我觉得不可爱了。 「那……那万一就那么巧呢?我……我可不想和上次一样再去医院了。 」妻子说的上次是指她半年以前的事情了。 那次也是因为妻子因为工作忙,好几天没吃药了。 结果晚上被我一纠缠。 也就半推半就的和我做了一次。 可巧不巧的是,就那一次,竟然叫妻子就怀上了。 本来,依我的意思,怀上了正合适。 虽然我们有约定,再最近五年里不要孩子。 可那次既然出事了。 干脆就顺着天意生下来得了。 可妻子不同意。 和我拧了半天劲儿,最后还是去医院流了。 她说自己的事业正在创业的阶段,她不想因为有了孩子就耽搁了。 不过那次人流也给妻子很大的伤害。 这种伤害不仅仅是在肉体上的。 精神上的刺激对我们之间的性生活也有很大影响。 从医院回来以后的好几个月时间里,妻子总是有些疑神疑鬼的。 每次和我作爱的时候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没吃药。 即使是我拿出证据也劝解不好她。 甚至,最后还要求我要么就戴套子,要么就每次完事的时候要射在外面。 这种人流后遗症一直缓解了三个月才渐渐的正常过来。 我也知道在这个时候和妻子作爱的危险性是很大的。 可是我就是没办法忍受已经愈烧愈烈的慾火。 硬梆梆的阴茎若是没有得到释放那简直会把我憋疯了的。 这时候妻子的担心我也有些顾不得了。 我一边喘着粗气, 一边在妻子耳边求她: 「好老婆, 别拦着我了我……我都快憋死了。 要不……要不我保证不射在里面好不好?」「不要了。 」妻子还是有些迟疑的对我说: 「那样……那样也不安全……」不过话是这么说, 可是我能明显的知道其实她也想要了。 从她已经逐渐松开的手上就能感觉到。 这时候我实在是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在那一刻,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把已经硬到极至的阴茎插到妻子那柔嫩的阴道里。 我低下头,有些使坏的用嘴含在妻子的乳头上。 然后用牙齿在上面轻轻地咬着。 我知道,以妻子乳房上的敏感程度根本受不得这种程度的刺激。 果然,随着我牙齿在她乳头上的来回磨咬, 妻子的身体又一次开始绷了起来。 嘴里也开始发出一阵压抑的呻吟,连抓在我腕子上的手也开始渐渐地的放开了。 感受妻子的震颤和激情,我的嘴也更加狂乱地吸吮着妻子的乳头, 随着我牙齿力量的加大感觉着妻子的乳头好像又贲张着突起很多。 全身的冷战也打的一个连一个,在不知不觉见, 拽住我腕间的小手也渐渐的送开了。 我趁着妻子放松戒备的时候,手上一用力, 就直伸到妻子的两腿之间。 我的手掌已经贴在了她热热的阴户上,开始有节奏的压迫和揉摸着。 妻子也知道了我的阴谋。 可是这是的她已经全身都被我弄的有些僵直了。 根本也没有气力反抗了。 只能一边哆嗦着呻吟着, 一边有些幽怨的和我说: 「坏老公, 臭老公就……就知道欺负人家……」我并没有理会妻子的这些抱怨。 因为我知道其实这并不是她真的在怪我。 这只是向我撒娇的一种表示罢了。 我的嘴开始更加努力的在妻子的乳头上咂咬着, 一直把妻子的乳头咬的就像一个硬硬的成熟的红枣一样。 这个时候,我开始渐渐的感到妻子的阴户微微的颤抖着, 开始有一些粘稠而火热的黏液从阴道里面分泌出来。 粘稠的汁液将我的手紧紧地粘贴在她那美妙的「小山丘」上。 知道妻子的火候已经到了一定限度了。 也需要我做一些更直接而刺激的行为了。 我开始手上用力,将妻子的两条充满弹性的大腿撑开, 而妻子也好像知道了我要干什么似的她很顺从的也将两条腿分开着弯曲起来, 将她那花蕾一般迷人的阴户完全的裸露在我手指之间。 我没有过多的进行挑逗了,手指直接沿着妻子那已经有些微微张开的裂缝, 一点一点的将食指顶入到妻子那已经是湿润滑腻的阴道里。 虽然妻子已经是在情慾迸发的时候,可她的阴道还是那样的紧窄。 当我的指尖插入到阴道口的时候,甚至还需要重重地加一把力才行。 而当指头顶入到妻子阴道口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夹挤感马上从指尖处传过来。 软软紧紧地夹着我的手指舒坦极了。 我开始把手指一点一点的没入到妻子的阴道里去。 随着我手指的逐渐深入。 妻子好像真的被电打中一样。 几乎全身都僵直在一起了。 连唿吸都几乎停止了。 她的后脑开始死死地抵在枕头上,下巴高高地扬在半空, 连脖子上都绷出来一根根小小的细筋出来。 好半天,妻子才回过味儿来。 随着她重重地吐出来一口气,身体也好像瞬间卸掉千斤重负一样一下子瘫倒在床上。 我知道这是妻子感到极端舒畅的表现。 于是就开始将食指在妻子的阴道里慢慢地来回抽插起来。 妻子刚从方才的刺激中平缓过来。 却马上的又被我在她阴道里那灵活的手指给弄的又开始浑身痉挛起来。 她觉得我的手指就好像有某种魔力似的,在自己的阴道里深入一下, 就能个给她的身体带来一种异样的震撼。 她的阴道内壁被我的手指来回摩擦得又麻又酸。 妻子下意识的想夹紧双腿,可是我阻在她两腿之间的手却让她的念头无法如愿, 她觉着我的手指就好像是一个带有神奇力量的小肉棒似的, 已经似乎都膨胀着把她的阴道内壁在一下下地扩张着 这种巨大的兴奋的刺激令妻子终于控制不住了 她张着性感的双唇 开始从里面发出一阵消魂噬骨的呻吟: 「啊……啊……」随着妻子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 我开始感觉到我的手指已经开始被愈来愈多的黏液包裹住了 温滑的黏液使我的手指可以在妻子的阴道里更加自如的来回进出着。 就好像是刀子落入到黄油一样的没有任何的阻拦。 我开始越来越快的把手指在里面来回的抽弄着, 一直到妻子都有些难以自制的向我求饶了才肯罢休。 慢慢地,我拔出了手指,在上面,已经都附着了大量妻子那半透明和黏滑的爱液。 随着我手指的抽离,那些爱液好像还有些依依不舍似的, 沾沾连连拉出来一条细长的液体缐。 我也长喘了一口粗气,然后把手指抽出来在眼前自己的端详着。 指头上早已布满了粘稠的汁液。 还好像在水中泡了很长时间一般,有些白白皱皱的胀起来。 而且在指头上,充满了浓郁的妻子爱液的味道。 有些微微的发腥,还有些微微的发酸。 但并不怪异,反倒嗅起来有些一种特殊的吸引人的味道。 妻子早就被我弄的不堪重负了。 她全身瘫软的蜷在一边,鼻子的喘息声开始时断时续的。 不时,还好像受到什么刺激一样打了几下哆嗦。 看着妻子的样子,我那已经满是情慾的身体也觉着有些实在难以控制了。 我恨不得马上就骑在她身上和她开始剧烈的作爱。 可我并没有那么做。 我还需要再次努力地挑逗妻子的身体。 因为我知道,女人的身体被挑逗的越难以自制, 那么接下来的性爱就会越美满越能得到最大限度的高潮。 我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的朝下面拱着,慢慢地拱到妻子的两腿之间。 妻子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她有些想阻止,又有些似乎在期待似的抖动了一下身体。 从她嘴里发出一声长长地叹息。 其实妻子对于口交也不知道怎么的有一种莫名的抵触情绪。 结婚这么长时间了。 她从未主动的吸吮过我的阴茎。 仅有的几次,也是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她确实有些耐不过了, 在会草草地含几下就敷衍了事。 而且对于我亲吻她的阴部。 妻子也是浑身的不自在。 可这却叫她是无法阻拦的。 因为我每次都会在她被我弄得浑身瘫软的时候来舔吸的, 即使妻子想阻拦却也没有那样气力和精神来进行了。 说真的。 刚开始为妻子做口交的时候,大部分的原因是我处于对性爱质量的考虑去做的。 我知道,没有任何一种方式能比为女人口交给她们带来的冲击更大了。 这种性爱前奏就让女人得到最大享受的基础。 可是在为妻子口交几次之后,我也开始慢慢地爱上了这种爱抚方式。 其实在和妻子结婚之前,我曾有过很多女友。 这些技巧都是其中一个比较前卫豪放的女友教给我的。 可是那时侯我并不太热衷这种技巧。 因为那个女友的阴道的分泌物并不好吃。 有些腥味儿过大了。 而且品起来咸咸的似乎有一种腌带鱼的味道。 可是为妻子口交之后,我发现她的阴道分泌物要感觉品起来清爽了许多。 虽然也是淡淡的带着一丝腥味。 可味道一点也不浓郁。 倒像是海边的那种清新的腥味差不多。 而且尝到嘴里的味道也很不错。 有一点咸,但在我可以接受的程度。 还带有一丝酸味儿。 但味道同样并不浓郁。 这些混合的味道夹杂在一起,反倒行成了一种特殊的口感。 叫我渐渐的喜欢上这种异样的味道了。 而且更主要的是,我发现妻子的阴蒂是她身体的第二个敏感点。 也是最为强烈的敏感地带。 在我第一次吮吸在她的阴蒂上的时候,几乎在瞬间, 妻子就到达了高潮。 这种发现让我又是刺激,又是惊喜。 虽然在后来的口交过程中,妻子开始慢慢的熟悉了这种阴蒂刺激。 可仍然还能让她刺激的痉挛不止。 随着我的唇一点一点滑到妻子的下体,妻子开始有些紧张的绷直了原本蜷缩在一起的身体。 在我的舌头逐渐的接触到她阴部的地方,随着她一下下有些下意识的颤抖, 很多细小的鸡皮疙瘩开始遍布其中。 一个一个小小的疙瘩让我的舌尖的摩擦更强, 也令它的触感更加的刺激。 慢慢的,我的唇滑到了她的下体之中。 但我并没有急促地舔她的阴道周围。 而是先在她的大腿内侧大口的吮吸着。 妻子细滑而赋有弹性的大腿吮吸起来口感很好。 肉肉的,筋筋的滋味促使我在上面咂裹不停。 妻子被我的舔吸弄的几乎都难以自制了。 一声一声「嗯,嗯」的呻吟从她的鼻端直哼出来。 声音里都已经是带有一丝哭腔了。 吮吸了半天,我才依依不舍的把嘴抬开。 妻子的大腿内侧已经被我吸的有些发红了。 粘稠的口水沾连的贴在上面,把妻子整个大腿内侧都弄的湿淋淋的。 我这时候并没有用舌头继续的向妻子的阴部进发, 而是透过卧室里那柔和的灯光将妻子的大腿再向外掰开一些, 然后低头仔细地看着妻子那诱人的阴部风景。 首先印入眼中的是妻子那高高隆起的阴阜和上面黑黑的还有些稀疏的阴毛。 妻子的阴阜生的很高。 鼓鼓的就好像是一个小山丘似的。 即使在她平时穿上裤子的时候也难以遮盖。 尤其是她套上牛仔裤的时候,下面那隆起的神秘地带不知道迷死了多少人的眼球。 我轻轻的把手探到妻子的臀下,把她那丰硕的屁股拖了起来, 让她的阴部更能高高的展现在我眼皮底下。 妻子的阴道阴部生的很美。 淡红色的外阴上点缀着并不浓密的阴毛, 两片大阴唇好像是一对城门一样把内阴完全的遮挡在里面。 而且大阴唇的颜色也不像其他女人那样有些微微的暗黑色, 而是呈现出一种鲜红的色调。 不过这时候,因为妻子情慾高涨的原因, 两片大阴唇已经完全的因为充血而胀胀的鼓起了很高的一块。 大量的血液会聚在大阴唇里,让它开始显现出一种暗红的颜色。 可能因为我长时间注视的缘故,妻子开始觉得浑身都有些不自在了。 她撒娇一样的扭动着身体, 嘴里用一种甜的发腻的声音嗔怪我: 「讨厌拉, 臭老公不要……不要拉……」可是她嘴里虽然说着不要, 但身体却完全没有这种反应。 她的大腿依旧是张的开开的。 只是因为刺激的原因,在我眼皮底下正发出一阵细微地颤抖。 我赞叹的长吁了一口气,妻子的阴阜是那样的奇妙而诱人。 即使我已经很多次的欣赏并品嚐过了。 但还是能再一次的沉迷其中。 我的手开始摸到妻子的阴部上,用两根手指轻轻地按住妻子的大阴唇, 然后小心的向两边用力一分妻子的两片因为充血而厚厚的暗红色阴唇就被我慢慢地的错开了。 里面那粉红色的微微张开的的玉缝中就一下显现在我眼前。 妻子的内阴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细小的褶皱, 一层一层的环绕在整个阴道口周围。 像是山峦,又像是波浪一样吸引着我的目光。 不过我知道,其实妻子并不止在阴道口周围有那么多细嫩的褶肉, 而她的阴道里面那种皱曲的嫩肉还更加的多。 每次当我把阴茎插入到里面的时候,都能被这种环绕其中的褶皱弄的欲仙欲死的。 那种滋味简直是做神仙都难以得到的。 一想到那种美妙的滋味,我的心里开始莫名的一热, 开始下意识的咽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