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另类  »  绝望都市
本帖最后由 双艺 于 2020-1-13 18:52 编辑 薄荷膏看着橱窗外戴着防尘面具的年轻人站成黑压压的一堆、精神亢奋地向黑压压的条子投掷燃烧瓶时, 她有些满足地笑着。 她是鲤湾人,骄傲、高贵、思想自由的鲤湾大学生。 鲤湾的经济体制和大部分地方「不一样」, 高度自由化下鲤湾的经济原本排在世界前列。 但近年来的经济危机,使得鲤湾的经济开始下滑。 大多数的低层青年生活压力越来越大,但资本家们仍旧奢华挥霍。 终于,今年3月,鲤湾爆发反政府的民粹示威活动。 大批大批的年轻人走上街头打出示威横幅,喊出示威口号。 他们反抗着无为的当地政府,对着前来镇压的警察高声叫骂。 游行示威很快变成规模庞大的、流血的暴力活动, 全副武装的警察在示威者面前节节败退。 示威者的示威队伍也越来越大,各年龄层的人都有, 有本地人也有外国人。 他们砸烂毁坏属于民众的公共设施,后来他们无差别地打砸店铺、大型商场, 烧毁市民居住的房屋辱骂和殴打落单的警察和他们认为政府的「奸细」。 这场游行示威已经变成示威者宣泄情绪的「暴力狂欢」。 薄荷膏也参加了这场「示威活动」,白天和朋友们一起向警察投掷燃烧瓶, 拿着木棍殴打路人晚上回到家吹嘘自己参与的光荣事迹。 在她眼中,她所参加的是一场扞卫鲤湾自由尊严的「示威活动」, 他们扞卫属于鲤湾的「光明未来」。 「阿膏,赶紧走吧!」朋友正在催促她收拾东西离开。 薄荷膏收拾好东西,和朋友离开了阿姨经营的茶餐厅。 薄荷膏和朋友来到了会展中心,准备参加在这里举办的漫展活动。 是的,这位薄荷膏同学还是一名coser,在推特和Facebook上有十几万的粉丝, 还算是比较出名的coser。 今年年初因为这场示威活动,她公开了自己的立场, 有人高兴有人叹气。 当她看到那些原本追在自己屁股后面、现在不停指责自己的死宅时, 她轻蔑一笑。 政治永远是臭男人的春药,自己早些公开自己的立场, 早一些远离这些被洗脑的油腻死宅。 薄荷膏脱下示威游行时穿的黑色T恤衫,换上朋友制作的cosplay服装。 此时的薄荷膏,就是overwatch里的胜利女神安吉尔。 金色的柔顺长发束在后脑,薄薄的衣襟似乎罩不住那对丰满的酥胸, 洁白的长袍是薄荷膏曼妙的身姿长袍的裙摆勾勒出优美的腰和圆润的臀部, 一双白花花纤细的大长腿在此时显得特别迷人 背后的翅膀更加还原了角色这让薄荷膏看起来洁白又性感。 穿戴整齐的「安吉拉」薄荷膏在朋友们的陪同下开始游场。 打扮动人的薄荷膏在游场时引得参加漫展的游客们纷纷侧目, 许多死宅甚至追着薄荷膏游场的队伍举起身上的大小设备不停拍照 用手机拍照的同学还将照片立即分享到社交网路上 刚入宅圈的萌新还满世界地@其他网友询问这是哪位coser。 游场时薄荷膏还见到许多自己在推特和Facebook上互相关注的朋友, 这些朋友兴奋地向薄荷膏打招唿还把自己的好朋友介绍给薄荷膏。 游场不久,推特上就收到好多摄影师要约拍的信息, 和漫展之前就预约的加起来人数就非常多了, 薄荷膏几乎要忙不过来。 除了摄影师的约拍,还有各种粉丝发到私信上来的赞美, 这些粉丝崇拜甚至迷信的赞美对薄荷膏来说并不算什么。 薄荷膏在会展中心呆了几乎一天。 薄荷膏在会展中心出cos的这段时间里,她见到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 有摄影师有普通日漫迷,也有只喜欢coser本人、特别是薄荷膏的粉丝, 有入圈的死宅也有抱着看美女看帅哥的心态来会展中心的没入圈的云龙山暴发户。 薄荷膏在游场的这段时间里收到了很多消息, 从互联网上来从支持者亲口说出,有赞美,有崇拜, 有羡慕有嫉妒。 此时的薄荷膏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众星捧月的感觉。 轻浮慕荣的少女认为自己公开自己的立场是极为正确的, 现在示威者因为她是知名度很高的动漫推主而对她倍加崇敬 那些足不出户的死宅也被薄荷膏的美貌吸引主动关注薄荷膏, 关注薄荷膏的方方面面。 甚至还有各种游戏制作人和国际明星,主动找到薄荷膏, 需要和薄荷膏合作。 因为这个游行示威,鲤湾的经济持续下降, 社会秩序也开始逐渐失控除了市政府和富人区还有很强的警力保护, 其他的地方已经没有警察去维护治安了。 现在的鲤湾,几乎可以说是暴徒和黑帮的天下了。 薄荷膏因为自己公开立场,让她在示威暴徒、黑帮和普通市民那儿左右逢源。 薄荷膏用自己的影响力为示威者发声,示威者可以给予薄荷膏各种各样的便利。 漫展的第一天终于是结束了,后天薄荷膏和游戏厂商还有合作。 换下衣服的薄荷膏和朋友们道别,准备回家。 走到家楼下时,薄荷膏用怀疑的目光环视自己的周围, 她感觉自己被什么人盯上了。 她看到一个黑人老头,佝偻着背,似乎很没精神地在公寓下踱步。 这个老头的肤色黑中带紫,头顶上只有几撮稀疏的灰白色头发, 然而嘴周围的络腮胡却非常浓密。 本来就很小的眼睛总是咪成一条缝,没有眉毛的光秃额头因为年龄原因变得皱巴巴的。 和额头同样皱巴巴的还有他的脸颊和嘴巴,黑色布满皱纹的脸颊, 黑色的皱巴巴宽大得像癞蛤蟆一样的大嘴。 他的体型肥胖,弯曲的身子让人不禁联想到一颗被烤焦的腰果。 黑色的手臂也并不壮实,浓密的体毛下青筋突起, 更显手臂的枯皱。 原本就圆鼓鼓的肚子因为佝偻身子更加突出, 黑色的肚腩从上衣下摆跑出来一下就能看到上面浓密的毛发。 在一米七五的薄荷膏眼里,哪怕这个黑人老头直起腰, 也不会高出薄荷膏的下巴现在再加上弯腰,黑人老头就更加显得矮短。 薄荷膏认识这个老头,他也住在这栋公寓里, 平日里只是给当地政府机构当保安和清洁人员 晚上还要捡垃圾赚一些外快平日里都浑身脏兮兮。 只是附近的年轻人很喜欢欺负这个老头,有时在老头上班时会拦住他各种找他麻烦, 有时会偷走老头身上些许现金薄荷膏也很喜欢欺负这个老头。 不过她听几个朋友说过,这个黑鬼很好色,经常看到他出入一楼一凤, 每逢周末还能看见他出入高档舞厅有的时候还看见他蹲在楼下盯着过往的穿着奔放的女生流口水, 薄荷膏也许也被这个老头盯上了。 然而薄荷膏不止担心的是那个在楼下晃悠的黑人老头, 她觉得还有别人监视着自己。 最后薄荷膏确定没人跟踪她,迈开步伐,向家里走去。 经过那个黑人老头时,薄荷膏还踹了老头一脚。 丑得可以。 薄荷膏走上楼梯,回想着那个黑人老头,做出评价。 薄荷膏自己口味就很重,但她喜欢的类型是白人或黑人肌肉男, 身体足够厚实对待女人足够粗暴凶狠。 这个老头看着弱不禁风,找鸡鸡都不会要吧, 薄荷膏心里想。 后天,薄荷膏和游戏公司合作,cos了nier的主角2B。 当薄荷膏cos的2B走上游戏公司的展台时,台下的观众们爆发出热烈的欢唿。 台下的死宅们欢唿着,他们兴奋着薄荷膏把自己最崇拜的机器人女神还原得惟妙惟肖。 此时的薄荷膏白色短发,脸上的神情完美还原2B。 身上这套黑色的裙子不仅完美表现出薄荷膏性感的身材, 还和此时薄荷膏散发出来的气质完美契合。 薄荷膏拿着定制的道具大剑,穿着黑色长筒高跟鞋的大长腿迈着性感的步伐走在展台上, 她满足地接受着台下粉丝们疯狂地赞美与欢唿。 展会结束了,薄荷膏的这次展出非常成功。 但此时的薄荷膏看到手机上的一些内容后,立刻换好衣服, 一一回绝了游戏公司那边的聚餐活动前往示威者小头目常常聚会的舞厅。 现在,那些示威者的小头目也在舞厅里庆祝, 原来今天他们在国贸大厦前成功打跑了一群警察 进一步向市民宣传了示威者的思想精神他们的示威取得了不小的胜利。 薄荷膏来到他们聚会的地方,那些小头目们在宣泄情绪中庆祝自己的胜利。 他们都在喝酒,还是很贵的酒,一瓶又一瓶, 一杯接一杯。 四个男头目还拿着酒瓶子和几个辣妹洋妹在舞池里热舞, 三个女头目在几个外籍头目的簇拥下喝酒进行粗俗的调笑, 两个更高级的头目则拿着特制的塑料装置嗑药。 一个美国来的天主教示威头目喝酒喝上头,直接拽过一个女的撕开衣服开始宣泄兽慾。 往里走,薄荷膏还看到这些头目的头儿「发仔」搂着那个黑人老头的肩膀, 大声地吹嘘说笑。 原来,这几天的示威活动黑人老头也有参与, 而且还是队伍里的积极分子。 扔砖头扔燃烧瓶老头最积极,砸店铺砸设施老头总是冲在最前头。 看到薄荷膏,「发仔」笑吟吟地招唿薄荷膏到他这边来。 「发仔」很郑重地向薄荷膏介绍老头子,还说老头子从非洲来, 以后大家要互相照顾。 欢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在这里狂欢庆祝的人有许多已经累得站不起身, 是时候离开了。 有力气的搀扶没力气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满身横肉的黑人头目搂着几个本地的女生, 醉醺醺地向「发仔」道别那些本地籍的头目口齿不清地吵嚷还能再喝。 「发仔」费了一番力气,将这些人都打发走, 带着女仔男仔回家继续发泄兽慾。 「发仔」回过头,要求女马仔「阿玲」、拜托薄荷膏将同样醉醺醺的黑人老头送回家去。 薄荷膏原本起了疑心,但平日里大家都是兄弟姐妹, 而且还有自己的闺蜜「阿玲」在旁边应该不会有什么, 薄荷膏也就答应了「发仔」的请求。 来到黑人老头的家,薄荷膏看到黑人老头家挂着许多黑色的、木头雕成的大小玩意, 有皮鞭、有蜡烛台、有各种码数大得吓人的自慰棒、有木马 还有别的叫不出名字的东西客厅正中央放着一副抹上粉彩的狰狞面具, 沙发旁边还有一根和生殖崇拜有关的图腾柱。 薄荷膏打了一个恶心的冷战,看来他们对老头好色的描述没有错。 两个人将黑人老头架到床上,任由老头在床上瘫成一堆烂泥。 薄荷膏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接过「阿玲」打来的温开水, 一饮而尽。 「阿玲」突然肚子疼,她说她要去楼上自己的家方便一下, 让薄荷膏帮忙看一下薄荷膏同意了。 「阿玲」皱着眉头,捂着肚子跑到楼上。 就在「阿玲」离开一会后,薄荷膏突然觉得脑子昏昏沉沉, 不知怎么的薄荷膏就在客厅的沙发上昏睡过去了。 薄荷膏醒来时,她发现她竟然被捆在安放在客厅中央的黑色架子上, 全身的衣服都被扒光了。 她大声地唿唤「阿玲」的名字,可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薄荷膏被卖了。 这时,那个黑人老头从房间里边来到客厅, 他也是全身赤裸一只手拿着黑色的硕大的自慰棒, 另一只手拿着生着尖锐的倒刺、长长的鞭子。 薄荷膏看见这个黑人老头,恐惧让薄荷膏叫的更加大声, 但老头用低沉沙哑的嗓门怒吼了一声吓得薄荷膏赶紧闭上了嘴。 老头转身继续准备纵慾需要的工具,从他含混不清的话语薄荷膏了解到, 这个老头知晓许多关于政府内部的情报那些示威者们可以通过他了解那些对示威活动有价值的消息, 作为交换的条件老头可以在示威者队伍里选一个「天使」当做慰安工具 而老头子就看上了这个示威活动的看板娘之一薄荷膏。 老头已经准备完毕了,薄荷膏向自己的周围扫视一圈, 看到自己周围都是老头子用来凌虐对象的工具。 有自慰棒,有跳蛋,有铁链,还有口球……老头子先拿起那根生有尖锐倒刺的粗长的鞭子, 他挥起那根鞭子鞭子划过空中发出恐怖的哨声。 接着,老头子手腕一转,鞭子朝赤裸身体的、无法反抗的薄荷膏落下, 薄荷膏白皙的身体上立刻留下几道平行的血淋淋的鞭痕。 薄荷膏痛苦地尖叫出来,老头子听到薄荷膏痛苦的尖叫, 内心更加的兴奋他不停挥动手中的鞭子,鞭子雨点般落在薄荷膏身上, 不一会儿薄荷膏从头到脚几乎全是红色的鞭痕, 短的鞭痕密密麻麻布在身上几条长的从脖子延伸到肚子、从胸前延伸到大腿上。 黑人老头丢开那根鞭子,攥紧拳头,硬邦邦的拳头狠命地擂向薄荷膏的身体。 此时的薄荷膏就像拳击沙袋一样,任由黑老头的残忍打击。 薄荷膏那白皙的身体上,除了鞭痕还多出大大小小的淤青。 薄荷膏凄惨地叫着,但除了面前这个恐怖的黑人老头, 似乎没有人能听到她凄惨地唿喊。 终于,薄荷膏忍受不了这样的殴打,晕了过去。 她的身上,到处都是血淋淋的鞭痕和可怕的淤青。 她那两个圆润的奶子被汗水淋透,汗水和血混在一块, 煳在奶子的淤青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泛出黄色的反光。 黑人老头举起一桶水,泼向陷入昏迷的薄荷膏, 薄荷膏被这桶水浇个清醒还因为这桶水打了个冷战。 这个黑人老头将两个跳蛋贴在薄荷膏勃起的乳头上, 将一个跳蛋贴在薄荷膏的阴蒂上。 接着老头拿起电动自慰棒,一下捅进薄荷膏的逼里。 薄荷膏又尖叫起来,这根电动自慰棒还要比平时和她约炮的外国人还要大, 刚刚老头子将这玩意用力地捅进自己的阴道自己根本受不了。 老头子笑了几声,按下开关。 挂在薄荷膏身上的大小的玩意立刻抖动起来, 电动玩具发出的嗡嗡声和薄荷膏的哀嚎回荡在客厅中。 这个老头子非常粗暴,就连玩具的频率也调得非常大, 薄荷膏根本就受不了。 在跳蛋和自慰棒的刺激下,薄荷膏高潮了。 薄荷膏颤抖着身体,逼水一股股地从逼里射出来, 溅得老高。 薄荷膏高潮后老头子也没打算放过她,那些玩具就在薄荷膏的身上继续响着。 薄荷膏痛苦地弓起身子,又迎来几次痛苦的、没有任何舒适可言的高潮。 过了许久,老头子才放过薄荷膏,将挂在薄荷膏身上大大小小的玩具全部都取下来, 解开被绑在架子上的薄荷膏。 薄荷膏从架子上下来后,立刻跪趴在地上,无力地喘着气。 老头子将一套衣服扔给薄荷膏,让薄荷膏穿上, 好继续他的泄慾活动。 那是一套不知火舞的cos服装,在老头子的逼迫下薄荷膏不得不穿上这件衣服。 这套衣服做工还很粗劣,劣质的布料刺激着薄荷膏身上一条条鞭子留下的伤口, 让薄荷膏难以忍受。 老头子让薄荷膏跪在地上,他的手扶着他的鸡巴, 鸡巴送到薄荷膏的嘴边示意薄荷膏给他口交。 薄荷膏看着这根鸡巴,这根鸡巴比刚刚那电动自慰棒还要大, 还要粗暴。 黑色的粗大的柱身,像小孩子拳头一样大的暗红色龟头。 让薄荷膏不寒而栗的是,这根鸡巴上还有许多疙瘩, 这些疙瘩有白有绿有的还往外冒白色的脓液, 这明显就是因为各种性病长出来的疱疹。 薄荷膏这才想起来,她刚刚看见这老头身上也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疱疹。 这明显就是带病的主,这老头因为那些一楼一凤染上了病。 但薄荷膏根本没办法反抗,即使现在她逃出这里, 外面的示威者也不会放过她。 她提出让老头子戴上避孕套,老头同意了。 薄荷膏将避孕套撕开,用熟练的手法将避孕套套上老头子的鸡巴。 接着薄荷膏用纤细的手慢慢套弄老头子黑长粗的怪物鸡巴, 食指的指肚娴熟地按摩粗大的龟头。 接着,她张开粉嫩的嘴,有些艰难地将鸡巴含入口中。 鸡巴在薄荷膏嘴里被温热地服侍着,舌头灵活地舔舐鸡巴的柱身, 马眼还被舌尖慢慢按动。 薄荷膏脑袋前后移动,用嘴撸动着粗大的鸡巴。 一会后,薄荷膏吐出鸡巴,舌头拍打着暗红色的龟头。 一会后,老头子让薄荷膏跪在地上。 他掀开薄荷膏的忍服下摆,脱下薄荷膏的内裤, 露出她早就洪水泛漤的地方。 接着老头子扶起鸡巴,从薄荷膏身后粗暴地插入薄荷膏的湿润阴道里。 薄荷膏吃痛大叫,这根鸡巴几乎超出自己的忍受程度。 但这糟老头根本不理会薄荷膏的感受,直接活动起腰。 肉体的结合发出啪啪的响声,回荡在客厅里。 薄荷膏痛苦地哀嚎,而老头将这样的哀嚎当做快感的浪叫, 动作变得异常激烈。 老头鸡巴在薄荷膏的阴道中抽插,从阴道流出的淫水越来越多, 弄得客厅地板遍地都是。 这根鸡巴有时还停下来,在薄荷膏的阴道里挤来挤去, 充分感受着阴道中湿润的褶皱。 他让薄荷膏直起身子,一双黑色的大手伸进薄荷膏忍服衣襟, 凶狠地揉捏薄荷膏圆润的奶子癞蛤蟆一般的嘴狠劲地啃咬薄荷膏裸露的颈, 留下几个血红色的牙印。 薄荷膏和老头同时大叫起来,激烈交合的两个人同时迎来高潮。 大量喷出的淫水从薄荷膏股间流出,顺着老头还插在薄荷膏体内的鸡巴流到老头子的黑色子孙袋上。 老头子狠狠地拍薄荷膏屁股一巴掌,示意薄荷膏可以离开了。 薄荷膏走到昏暗的楼道里,她抚摸着身上血淋淋的伤口, 委屈地哭了。 第二天,薄荷膏来到医院检查身体,所幸没有染病。 但这之后,那些示威者都不再和薄荷膏联系了, 哪怕薄荷膏在街上见到那些曾经的「朋友」他们也不会理睬薄荷膏。 薄荷膏明白,她是真真正正被出卖了。 黑人老头痛快地给予示威者有用的消息,从而获得与薄荷膏性交的权利。 老头并不需要头目向薄荷膏下达命令,他亲自给薄荷膏发消息, 让薄荷膏去他家继续和她云雨交欢有时这个老头还会亲自上门给薄荷膏「惊喜」。 这种状况持续了快一年多。 终于,政府在示威者一系列破坏行动后做出让步, 示威者也「成功地扞卫鲤湾的自由」。 现在鲤湾连维持最低程度的秩序都难做到,各种暴力活动层出不穷, 原本在台面下流通的毒品甚至能到大庭广众下售卖 没有游客愿意到鲤湾旅游。 鲤湾的环境距离动荡的中东,只差临门一脚。 这一天,薄荷膏呆在自己的房间里,试穿azur lane泳装爱宕的cos服装。 现在的薄荷膏简直性感万分。 小小的胸衣几乎包裹不了丰满的胸,白色三角裤的绳勾勒出纤细的腰和丰腴的翘臀, 白皙的大长腿在白色凉拖鞋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的迷人。 她无奈地笑着,这座城市已经无法举办任何大型活动了, 现在她除了拍拍照发到社交网路什么也做不了。 阿姨的茶餐厅也被示威者砸个破烂,阿姨受不了只好前往北方远亲的家里。 那个黑人老头来了,他刚刚做完体检,体检报告显示黑人老头已经得了更严重的性病, 这种性病一旦得了就一辈子也治不好。 那个老头子只是来薄荷膏这打招唿,他讲完自己的情况后就准备离开。 但老头转身的那一刻,薄荷膏从老头背后抱住了他。 薄荷膏已经绝望了,现在能给她慰藉的只有黑人老头粗壮的鸡巴, 不管这根鸡巴得不得病她都不会在意了。 老头大喜过望,带着薄荷膏来到天台,他想在这里和薄荷膏交欢。 薄荷膏笑了,她笑老头子的焦急仓促。 她脱掉老头的衣服,让老头全身赤裸地站在自己面前。 接着薄荷膏蹲下来,扶起那根粗大的鸡巴,慢慢撸动, 然后送进自己的嘴里。 薄荷膏脑袋前后挪动,嘴巴套弄着这根鸡巴。 的舌头灵活舔舐老头的鸡巴,舌尖拨开龟头的缝隙向里面舔弄。 这老头子已经几天没有洗澡了,鸡巴上全是脏东西, 上面的疱疹还渗出白色的脓但薄荷膏来者不拒。 实在是太舒服了,黑人老头身体打了个激灵, 鸡巴在薄荷膏嘴里剧烈的抖动之后竟然尿了出来。 正在口交的薄荷膏没反应过来,黄色的尿液激烈地冲进薄荷膏的口腔, 瞬间将薄荷膏的挤腮帮子挤得鼓鼓的。 薄荷膏撑开喉咙,将嘴里的腥臭尿液一口一口地吞进肚子里。 这黑鬼看着薄荷膏的大长腿,微张的大嘴里流出口水。 薄荷膏笑吟吟地抬起穿着白色凉拖鞋的大长腿, 用膝盖窝夹住老头子仍然挺立的鸡巴晃动那条白皙的腿前后撸动夹住的鸡巴。 一会后,老头让薄荷膏放下腿,他举起薄荷膏穿着白色凉拖鞋的白皙的右脚, 让薄荷膏抬起脚后跟接着老人将鸡巴插进薄荷膏的右脚低, 让薄荷膏踩着自己的鸡巴慢慢撸动。 薄荷膏踩着老人的鸡巴慢慢撸动,脚底按摩老头鸡巴的柱身。 她用笑颜诱惑面前的黑人老头,抬起同样穿着凉拖鞋的左脚, 翘起脚指头让老头子吮吸老头顺从地捧起脚, 张开嘴吮吸薄荷膏的小巧脚趾。 这老头还没完,他拔出鸡巴,又将鸡巴放在薄荷膏翘起来的脚趾头下, 让薄荷膏用趾头肚按摩龟头。 薄荷膏也顺从地用趾头肚噗哩噗哩地按动老头龟头的马眼。 这个黑人老头尿了出来,尿得薄荷膏右脚都是黄色的尿液。 温热的尿液顺着薄荷膏翘起的脚尖,流到白色凉拖鞋的鞋底, 流到地上。 这个黑人老头看着薄荷膏逼水四溅,顺水推舟, 扶起黑色的长鸡巴满是病变小疙瘩的鸡巴插进薄荷膏湿润温暖的阴道里。 就这样,黑和白,矮和高,肥胖和纤细,两个反差巨大的身体就这么结合在一起。 薄荷膏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下腹部再次温暖了起来。 薄荷膏面对脏兮兮臭烘烘的黑人老头,白净的手臂下意识抱住脏兮兮的黑色嵴背, 她曲起白皙的大长腿尽量盘住老头的肥胖的水桶腰, 抬起安产型的翘臀示意黑老头开始动。 黑人老头收到女孩的示意,沉浸在兽慾冲动的老头用黑色的枯糙双臂搂住女孩的细腰, 圆鼓鼓的长满毛发的黑色肚腩顶住女孩洁白柔美的肚腹 下身扭动长长的鸡巴开始抽插薄荷膏的阴道。 老头使劲甚至狠命地抽插着薄荷膏温暖的阴道, 两人的性器官结合在一起鸡巴抽插湿润的阴道, 发出啪叽啪叽的淫荡声音。 薄荷膏的阴道随着黑老头的不断抽插,不停流出淫水, 湿湿地溅到两人的肚腹上。 黑人的鸡巴太长了,每次抽插龟头都能顶到女孩的子宫口, 似乎还能顶穿子宫口。 刚和黑老头接触的时候薄荷膏完全适应不了这个老人, 但几次做爱后两人产生的相性和默契让女孩逐渐适应黑人老头的鸡巴。 这回,老头的黑粗鸡巴让薄荷膏感受到了来自非洲的快感满足。 薄荷膏被老头托住身子,上半身随着老人交合的节奏上下起伏, 两条穿着洁白凉拖鞋的大长腿在空中晃动女孩用手将黑色的秀发往后头拨去, 在老人顶到子宫口时都会因席卷全身的快感而发出满足的浪叫。 这个黑鬼让薄荷膏站着,自己的一双黑色大手解放出来, 伸手就抓住薄荷膏丰腴的两个奶子一抓一松一抓一松, 揉着女孩的奶子。 黑人老头一边活动腰部抽插薄荷膏的嫩逼,一边玩弄薄荷膏的丰满胸部。 揉捏过后,这老头将头埋进薄荷膏的胸中,他张开嘴, 勐地含住薄荷膏的其中一个奶头使劲地吮吸奶子, 舌头灵活地搅动乳晕和奶头就好像能从薄荷膏这里吸出母乳一样, 手也不闲着揉捏玩弄另一个奶子。 薄荷膏用手托住自己的奶子,让正在抽插自己阴道的黑鬼老头吸吮更加方便。 吮吸一会后,老头放开那个奶子,转头吮吸另一个奶子, 手仍旧不闲下来玩弄先前吮吸过的奶子。 吮吸够了,黑鬼老头埋在薄荷膏的乳沟之间不断摇晃脑袋。 老头的络腮胡弄得女孩的胸很舒服,老头蹭来蹭去时女孩也跟着发出呻吟。 那两个奶子都煳满老头的口水,晶莹剔透得就像是刚洗过的苹果。 那老头举起手,狠劲地扇薄荷膏两个圆润的奶子, 扇得整个天台都充满了噼噼啪啪的声音那对奶子也落下了好几个红红的手掌印。 老头子还用力的拍打薄荷膏丰满的翘臀,每打一巴掌, 女孩就会受到剧烈地刺激阴道就会颤抖地收缩起来, 裹住黑老头的鸡巴弄得老头非常舒服。 老头甚至挥起拳头狠狠地打中薄荷膏平坦的小腹, 女孩吃痛并且尖叫起来老头立刻狠扇薄荷膏几个耳光, 薄荷膏立刻停止哭喊委屈地咬着嘴唇,把泪水硬生生的憋回去。 黑人老头看见薄荷膏红彤彤的漂亮脸蛋,看着薄荷膏朦胧的泪眼, 心里更加兴奋立刻停止了殴打,下身抽插更加卖力。 做了一会,两人兴致满满且大汗淋漓,女孩的香汗打湿了老头肿胖的脏臭的身躯, 薄荷膏白皙的腰肢也因和老头交合沾上些许老头黑色的污渍。 老头看到薄荷膏流出口水的伸出粉唇的舌头, 头发稀疏、胡须浓密的脑袋凑到薄荷膏面前张开嘴想要含住那水嫩的小粉舌。 可薄荷膏咬着嘴唇,伸出一根手指挡住老头凑过来的大嘴。 见到老头急不可耐的样子,女孩笑了,应允老头的想法, 小嘴凑到跟前两人舌吻在一块。 老头癞蛤蟆一般宽大粗糙的黑色大嘴含吸住薄荷膏粉嫩的嘴唇, 脏臭的舌头粗鲁地搅动薄荷膏水嫩的舌头扫荡少女充满香味的口腔, 满是黑垢的绿牙一开一合咬着少女水嫩的舌头。 薄荷膏闭上眼睛,微微皱着眉头,接受来自于黑人老头口中浓郁的异味, 老人嘴里的绿色粘稠秽物随着老人滑滑的口水进入薄荷膏口中 滑进少女的食道进入少女的胃。 从接吻时老人含煳不清的吐字中,薄荷膏了解到老人的想法。 老人一直在安慰着少女,他想让少女跟着他回到自己的非洲故土。 老头想让漂亮可人的少女怀上他的小baby,一个又一个地怀上, 这些黑色的婴儿会变成老头和薄荷膏之间的纽带 子孙满堂的老夫少妻会在非洲重建一个新的自由鲤湾。 薄荷膏发现她爱上了怀里的黑人老头,他给自己带来了男女间最美妙的快感。 好淫荡啊,现在她正在天台上和面前的黑人老头激烈地性爱, 嘴巴还被老人淫荡地吮吸着。 这些要是被人拍下来会怎么样呢,会被上传到网上吗?标题薄荷膏自己都能猜到, 「淫荡少女coser和外籍黑人老头的淫荡性爱」……接吻实在太过激烈 薄荷膏感觉到怀里的老人一阵剧烈的抖动自己的性器也随之一颤, 交合的愿望淹没少女内心所有想法女孩两条大长腿使劲盘住老头的腰, 老头的鸡巴也往里顶住深深没入少女的下腹部。 薄荷膏子宫伸出涌出一大股暖流,泼在老人的黑色龟头上。 老人的鸡巴在阴道里一阵抖动,患性病的精液一股一股激烈地射进薄荷膏的子宫深处。 射了好一会,黑人老头和少女接着吻,将鸡巴从少女的阴道里拔出。 薄荷膏颤动的阴道里,一股股精液缓缓流出, 顺着大长腿流到白皙的脚上。 少女和老头激吻了好一阵才放开老人捋直的舌头, 放开前还用粉嫩的小舌尖在黑老头伸出的舌尖周围画好几个圈 用嘴含住老头的舌头砸吧一口吸吮黑老头的腥臭口水。 薄荷膏看到从自己腿间不断流出的磙烫精液, 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夹住自己的双腿,不让精液从里边流出。 黑人老头抱住了薄荷膏,薄荷膏也抱住了老头。 似乎在他们之外,这个世界也不存在了。 之后,薄荷膏跟着这个老头,离开了这个糟心的城市。 薄荷膏跟随老头回到老人的非洲部落里,那里的黑人们热烈欢迎薄荷膏的到来。 在那里,薄荷膏和许多黑人交配,得了更多的性病, 产下许多黑人的孩子他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这对薄荷膏来说,算是最完美的结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