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另类  »  无间梦境成真
公元2050年,「梦谷」公司。 「先生,欢迎您使用本公司产品,您希望使用几号程式?」「我……我不太清楚……听说, 你们有新程式推出……能不能说明一下?」「是的 先生本公司除了各式《套餐》服务,还特别为个人喜好而研发了让客户自行设计对象的程式, 您除了可自行微调整对象的『音频』还可以根据您所输入的2D图像, 即刻为您在梦境中呈现。 」「我懂了,那……我这照片……」大伟从口袋拿出一张照片。 「喔!先生,我们的新程式,完全由您自行操作, 只要您进入包厢电脑萤幕会让你自行设计梦境及情节, 使用过后电脑不会留下您使用记录绝对保障顾客稳私, 请您到3号包厢使用。 」服务人员按下手中键盘,写着3字的一面墙壁缓缓推出。 「先生,根据您的信用值,您可消费一小时, 提醒您在选择情境的时候勿超过使用时间,虚拟时间和正常时间相同, 若时间到了您设定的情境会自动结束,梦境会中断, 我们希望您能有一个完美的梦。 」「好的,我懂了。 」「谢谢!祝您美梦成真。 」大伟为了到《梦谷》来,偷偷瞒着母亲在外多兼了一个家教, 才存够了钱在《梦谷》消费一小时的信用值。 躺在密闭的小包厢里,大伟心情莫名的紧张与兴奋, 在眼前萤幕上的一排选项里他按下「自订」。 虽然大伟是第一次到《梦谷》,但他早就从网路上, 对梦境机器的操作流程了若指掌了。 他将手中的照片置入萤幕下方的吸入口,萤幕随即出现了他熟悉的拟真面容, 并对着他露出亲切的微笑。 根据电脑语音指示,并设定了年龄、身高、三围。 而在「服装」这一项,设定相当细腻,从内衣到丝袜都有数千种选择。 在「场景」一项,大伟仍然选择「自订」, 将他预先拍好的场景光碟置入很快的,他家里的一切摆设与装璜, 都立体化的呈现而画面上的女子,正站在他熟悉的客厅, 露出微笑。 接着在「声音」设定一项,萤幕上显示「请将音频档放入」。 大伟拿出一片预先录好的声音光碟放入吸盘里。 几秒中之后,电脑原本的语音,已经变成了他所设定的声音了。 「先生!请告诉我,你要我扮演什么人?」萤幕上的女子, 随即接收了他置入的音频发出了他熟悉的声音。 「你的名字叫林雪儿,我叫杨大伟,我们……我们是……母子关系。 」「喔!孩子,不论你想要什么,妈妈都会答应你的, 来告诉妈妈,你想要的。 」萤幕上的女子立即改变了口吻,像个慈祥的母亲一样, 轻声温柔的说着 并在萤幕的一旁秀出一些选项: 「偷东西请求原谅」、「成绩不好请求原谅」、「庆祝生日」……等等。 「哇塞!真是太完美了。 」大伟掩不住内心期待的兴奋。 而选项的最后一栏是「自行输入」,大伟战战竞竞的在方格里输入了一个单字「incest」。 这时,萤幕上的女子原本慈祥的微笑,突然眉头略微皱起, 嘴角上的笑容也消失了。 「孩子!不可以的……这是不被允许的……」萤幕上的女子脸孔, 随着一道刺眼的强光突然,大伟的眼睛在一阵晕眩之后睁了开来。 「哇!真的……跟真的一样……」大伟眼前所呈现的正是他的卧房。 「妈……妈……」大伟马上急着找寻母亲林雪儿。 「大伟!妈在这儿……你醒啦!」林雪儿正坐在大伟的床沿, 身上穿的服装正是他所设定的粉红色薄纱睡衣 透过薄纱妈妈里面穿的,也正是他所设定的透明红色小丁字内裤。 「妈,你……」大伟虽知这是《梦谷》的杰作, 但是仍不敢直接太过放肆。 「incest……多么刺激的一个字啊!但是……宝贝, 我们不可以这样的这是不被允许的。 」林雪儿轻抚着大伟的脸庞,温柔的说着。 「妈……那……那有什么关系,这……不过是个梦境而已, 在梦里做什么都不会有影响的……不是吗?」大伟小心的说着, 因为这一切都太真实了,让他不禁有些怀疑, 这真的是梦境吗?「呵!傻孩子来,你摸摸看……这感觉……像是做梦吗?」林雪儿拉着大伟的手, 探入了她衣襟里面。 「这……」大伟结实的摸到了他心里渴望许久的母亲乳房, 触感、温度都是那样的真实,大伟更加的怀疑这不是梦, 而是真实。 「呵……孩子,就当它是个梦吧!嗯……」林雪儿起身, 让身上的透明睡衣滑落地上现出大伟曾不止一次偷窥过的身体, 高耸而结实的双乳、平坦的小腹和透明红色内裤掩藏不住的浓密阴毛。 「妈……你……」看了这梦寐以求的一幕, 大伟的心脏几乎跳了出来。 「嗯……孩子……妈好看吗?」林雪儿一手抚弄着自己的乳房, 一手则摸弄着从内裤边缘蔓延而出的阴毛十足是A片里面的画面。 「好……好看……妈,你实在太美了……我……我想……」大伟冲动地扑向母亲, 将她按在床上。 「坏孩子,别急嘛!妈一定会……让你很舒服的。 嗯……好硬……让妈先帮你把衣服脱了吧!」林雪儿说着, 将大伟的裤子慢慢往下拉。 「噢,好粗啊!真不愧是妈亲生的儿子。 好粗的肉棒……要是……要是……妈会受不了哦……」林雪儿媚眼如丝的握着大伟已经勃起到了极点的阳具, 轻轻的抚弄着。 「喔……妈……好棒……好棒……你可不可以……」「真是坏……妈就知道, 是不是要妈帮你舔小弟弟?」林雪儿边说着边俯下来将脸贴着大伟的阳具, 两眼半眯着娇艳欲滴的看着大伟。 「是……妈……帮我……帮我舔……」大伟兴奋极了。 「嗯……真是坏透了,坏儿子……想肏妈妈的嘴……嗯……好嘛, 人家……人家给你肏……滋……嘻嘻……好香的鸡巴……嗯……」林雪儿伸出了舌头 轻轻的舔了一下大伟的龟头淫荡的模样,让大伟差点就射了出来。 「妈……嗯……好爽……好爽……整个……整个含进去……快……」「别急嘛!慢慢来……这样才更快乐, 是不是?妈也在忍喔!妈想到等一下你的大鸡巴就要干……就要干进妈妈的小屄……生你出来的小屄 抽送着……抽送着……妈就好湿好湿了……」林雪儿的淫荡 完全颠覆了平常在大伟心目中妈妈的形象简直就是A片情节的翻版, 大伟爱死了这个几乎像真实一样的梦境了。 「乖儿……先告诉妈,你从什么时候就想要和妈妈性交了?」「从……从我十岁开始, 我就想了。 」大伟说。 「十岁!噢……妈记得了,就是你偷妈妈那条内裤, 还射精在上面那时候?好坏……明知道妈身边没有男人……还射精在人家内裤上面 妈当时看见时真的好惊讶,才知道,我的宝贝儿子会射精了, 可以让女人怀孕了哩!」林雪儿将脸贴进大伟的脸 并不时的舔着大伟的脸。 「妈,你都知道?」大伟说。 「傻瓜!这屋子只有你一个男人,除了你……还有谁会射精?」「那……妈, 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坏!都是你……把妈害惨了。 妈心里很高兴,因为妈也好爱好爱你,我的小宝贝。 只是……那时候妈心想……男孩子都这样,过了一阵子你就不会再对妈有兴趣了, 虽然妈很想和你亲热但是妈爱你,舍不你将来长大了, 懂事了心里会有问题,也……也不会再喜欢妈妈了, 所以……妈从那时候起只好隔着房间,想着你在自慰, 而我……也自慰……坏儿……害苦妈了你当时的鸡巴就有这么粗了, 每次早上妈偷偷看着你勃起的肉棒,都好想……好想给你……给你肏……给你干……可是……妈不可以害你……」林雪儿一边套弄着大伟的阳具, 一边诉说着眼泪还从眼角流了出来,更增许多令大伟爱怜的疼惜。 「妈,我不知道你……我一直以为……以为你绝对不可能会……」「小傻瓜!这八年来, 妈都暗示过你多少次了你都看不出来吗?」林雪儿娇嗔道。 「暗示?有吗?你是说……」「妈的内裤……哪一件没被你玩过?妈又不是瞎子, 自己贴身的东西怎会不知道?傻瓜!」「妈是说……你故意……故意要给我……」「再想想……是不是?而且, 妈也常在上面留点东西给你你有看见吗?」「妈是说……这个?」大伟一手探进了母亲的三角裤, 摸着母亲浓密的阴毛说。 「嗯!你这些年……都有……收集起来吗?宝贝!」林雪儿脸露娇羞的贴在大伟的胸膛上, 吻着大伟的颈子说。 「有!有!妈,我都有收藏着,你要不要看看?」「不, 妈告诉你妈这些年来曾对自己说,如果……如果你一直爱妈……一直都没有变心……一直有好好珍惜妈妈送给你的……礼物, 那么妈一定会在你成人之时,把妈送给你,让你……让你肏……给你干……你只要拿出一根……妈送给你的毛, 妈就随时……随时给你肏一晚上。 现在……」林雪儿边吻着大伟的脸颊,边娇柔的说着。 「妈,我现在就想要。 我去拿……等等……」大伟兴奋的翻身下床, 直冲向他收藏的柜子从柜子里拿出一本书来。 「妈,这里有几百根呢!」大伟拿出书里一页一页夹藏着的母亲阴毛给妈妈看。 「噢!那妈可以……可以给你……给你肏好久了……好棒……来, 给妈第一根吧!妈等不及……等不及要给你了……来吧!宝贝。 」林雪儿靠坐在床上,夸张的将双腿张开,拨开透明内裤, 抚弄着自己的阴唇淫荡地唿唤着儿子。 「妈……我来了……」大伟迫不及待的转身扑向母亲。 「啊!」突然大伟眼前一阵刺眼的闪光, 让他一阵晕眩。 他并没有抱到母亲的肉体,反而像是掉入了万丈深渊一样的感觉。 一阵从高处跌落之后的心脏悸动,让大伟再次睁开了双眼。 「先生!不好意思,您的时间到了。 」「什么?这……」大伟一阵恍惚之后, 才明白原来是时间已到。 「您对这次的梦境还满意吗?」服务小姐问。 「还……还好。 请问……这个设定可以保留到我下次再继续吗?」「很抱歉!为了维护顾客隐私权, 基本上我们是不会储存任何顾客使用过的资料 当梦境结束电脑会自动删除档案,所以,您若要再重温旧梦, 您下次使用时再输入同样的资料就可以了。 不过……不过电脑根据您输入的基本资料所营造的梦境情节, 我们的设定是随机选择也就是说您下次再输入同样资料, 也可能情节并不相同这是为了使顾客在使用本公司产品之时, 随时能保持新奇的快乐。 」「喔!原来如此。 」大伟听了服务小姐的说明,不禁有些后悔, 后悔刚才和妈妈说了太多的话了以致于在紧要关头时间到了。 「大伟!你跑哪里去了?」大伟一回到家, 就听到妈妈的声音从厨房里传过来。 「唉!」大伟望向厨房,看着妈妈的背影, 刚才在心里留下的残影还一时无法全然挥去妈妈彷佛还穿着刚才梦里那件透明的粉红色薄纱一样。 「大伟!大伟!你怎么啦,发什么呆呀。 刚跑去哪啦?」林雪儿不知何时已来到大伟跟前。 「啊!没……没有……我……我去同学家……」大伟有点心虚的说着。 「先去洗个澡吧!快开饭了。 」林雪儿说着又回头进去忙了。 大伟仍有些恍惚的进了他自己房间,妈妈的样子全然是一样, 一点都没有梦境里的半点温柔样子。 他打开柜子,拿出那本夹着母亲阴毛的书本。 书里只夹着几根卷曲疏落的阴毛,那是他多年来从妈妈的内裤上收集来的, 他一直幻想着那是妈妈故意留给他的。 但是数量并没有如刚才梦境里一般有几百根之多, 刚才的一切完全是梦境机器根据他输入的资料和幻想而来的。 「那部机器真是厉害,连我心里想的都能营造出来!」大伟心里不禁有些唏嘘, 不知下次要多久才能存够钱再去《梦谷》消费一次。 餐桌上。 「大伟!你不舒服是不是?怎从刚才回来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林雪儿问。 「妈……没有啦!」大伟低头吃饭,以掩饰他有些心虚的神情。 「还说没有……对了,刚才有个什么《梦谷》的公司打电话来说你中了他们公司的抽奖, 可以免费消费一千小时我看又是诈骗集团的花招, 就给挂了。 」「啊!妈……你怎么可以……哎!怎么可以挂……哎唷……电话, 电话在哪里?我打去问问!」大伟一听之下急得赶快放下饭碗。 「怎么?《梦谷》是什么地方?现在还有网咖那种东西吗?你……你刚才就是去《梦谷》?那是干什么的?你可别被人家给骗啦, 要小心……」大伟无暇再听妈妈唠叼忙着到房间里找出《梦谷》的电话号码。 「喂!您好。 我叫杨大伟,刚才……」大伟忙着拨电话过去。 「喔!杨先生您好,恭喜您中了本公司回馈活动的参奖, 可以免费消费一千小时麻烦您抽空到本公司来办理确认。 」大伟话还没说完,对方已经把一切都说了。 「好!好,我马上去办。 」大伟急忙的挂了电话。 「大伟!你饭都不吃,到底有什么事?你要去哪里?」林雪儿进房来关心的问道。 「没……没什么,妈,我刚在外面吃过了, 不饿回来再吃吧!我还要出去一下。 」大伟仍避开妈妈的眼神。 「不行!你不说清楚,我不放心,现在到处都是诈骗, 你一定是被人骗了。 来,把一切都告诉妈妈,妈放心了才让你出去。 」林雪儿坚定的挡在房门口,一副非得了解实情不可的姿态。 「妈……不会啦!哎,好啦,我告诉你啦, 《梦谷》是一家娱乐公司不是以前那种网咖!而是提供顾客做梦的地方啦!」「做梦的地方?你愈说我愈不明白, 这是什么……噢!我懂了是之前不久某科技公司研发的《拟真虚境》?」林雪儿说。 「对啊!就是那个公司啦!」大伟回答说。 「你……你去那里『做梦』了?哎!那……那不是说可能会有危险吗?会让人心智耗弱, 甚至……变成真假不分……变成白痴!天啊!你怎么会去那种地方啦!我听人家说那跟吸毒一样 一但上了瘾就很难戒掉的。 怎么会……你……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啊?」林雪儿紧张的站了起来。 「妈,你放心啦!没事啦,我……我试过了, 真的很安全!」「还说没事看你刚刚一回来就魂不守舍的样子, 你叫妈怎能放心?你不要再去了再去……你会……会不正常的。 不行,妈不准你去!」林雪儿一脸严肃的拿出强硬的态度。 「妈,我……我……」大伟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妈妈。 「孩子,你怎么了?到底有什么不满足的?需要去那种地方做梦, 那不是真的呀!告诉妈你需要些什么?告诉妈好吗?别让妈担心, 只要你不再去那种地方妈什么都答应你,好吗?」林雪儿口气变软的说着。 「妈……这……没有……没有啦!真的没有啦, 我只是好奇而已。 」大伟心知,根本不可能对妈妈说出实话。 「你骗我,妈看得出来,这几年来,你看着妈妈时, 常常会两眼无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妈一直没想要问, 但是今天妈非得问清楚不可了。 孩子,老实跟妈说,你到底有什么心事?你去那公司做了什么梦了?」「妈……我……我不能……不能跟你说啦!那是我……我的隐私……说了, 你不敢听的……」大伟支吾的说。 「傻孩子!你是妈身上的一块肉,和妈之间有什么好隐瞒的?你说, 妈绝对不会怪你的。 」林雪儿更加将口气放温和的说。 「妈……唉!难道你一点都猜不出来吗?和……和你有关……」「和我有关?……你是指……」林雪儿似乎想到些什么, 但却又开不了口。 「看吧!连你都不敢猜出口了,我怎能说呢?」大伟看着表情有点发窘的母亲道。 「孩子,你是说……性吗?」林雪儿小心的问着。 「嗯!」大伟点头。 「和我有关?」林雪儿又问。 「嗯!」大伟又点头。 「我……和你?」林雪儿更小心翼翼的问。 「嗯……」大伟看着母亲的眼睛,慢慢的点头。 「……」林雪儿沉默不语,并没有如大伟所担心的那种歇斯底里的反应。 「妈……我……对不起,我已经……已经幻想好多年了, 我……」「唉!孩子是妈引诱你了吗?」林雪儿眼里突然闪烁着一丝不同往常的神色, 看着大伟。 「不……妈!是我不好。 我从十岁开始,就……就偷看你的身体,偷……偷拿你的内裤自慰了。 」大伟怯生生的说出来。 「不!孩子,是妈引诱你的。 」林雪儿突然站了起来。 「妈!你……」大伟惊讶的抬起头来,只见母亲竟然开始解她上衣的扣子。 一下子,林雪儿的衣襟敞了开来,露出那一半的酥胸。 「孩子!是妈在换衣服时故意不关房门, 把身体给你看洗澡时故意露个缝给你看的;内裤, 也是妈故意放在明显地方给你拿的你收藏的……那些阴毛, 也是妈有意留给你的。 」林雪儿说着,已经褪下了她的裙子,露出了她那包不住浓密阴毛的透明红色三角裤。 「妈……这……」大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和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孩子……妈这些年会一直这样做,也是因为妈心里也一直幻想着, 你有一天终于忍不住会进妈妈的房间,脱光妈妈的衣服, 将妈妈强奸让妈可以合理的和你乱伦。 妈常想,要是那样,妈会装得很委曲,因为被儿子强奸, 不得已才和儿子乱伦。 妈常想,当你十岁那年就已经很粗大的那根肉棒, 强行插入妈妈生你出来的那个地方时妈妈会掩饰那种特别的快感, 妈会装得很痛苦的样子。 这样想着,每次都让妈很期待、很兴奋,妈一想到, 就会自慰想着被亲生儿子粗大的肉棒撞击时候的那种感觉, 每一次都让妈妈兴奋得不得了。 」林雪儿说到这里时,全身只已脱得只剩下那一小块红色的小纱布。 「妈,你……说的是真的……」林雪儿的手, 已经隔着大伟的裤子抚弄着他已不听使唤的阳具。